养殖
文章分类
联系方式
单位名称:养殖首页
通信地址:辽宁省沈阳市和平区文化路5号南湖大厦B座6楼
邮政编码:110
联系人:养殖安卓、李爽
座机:024-2388
电子传真:024-23988
E-mail:ln16.com
            
非法的矿产转让协议被认可,云南两级法院不给苏家才公道
来源:养殖    发布于:2019-06-09

非法的矿产转让协议被认可,云南两级法院不给苏家才公道

  非法的矿产转让协议被认可,云南两级法院不给苏家才公道  实名控诉:苏家才身份证:532622195503140531    司法不公就是社会最大的不公。 在云南普洱市,苏家才因为一起矿产资源的转让纠纷被逼到了倾家荡产家破人亡的境地。   根据矿产资源法和云南省相关文件规定,苏家才转让矿产资源给他人的行为时非法的。 可是,普洱市中级法院和云南省高级法院却违背法律下达判决,认为如此转让矿产资源是合法的。   法院的判决和矿产资源法等严重冲突,谁来为苏家才主持公道呢?  法院认定此案时合伙协议纠纷判决苏家才败诉  2013年7月1日,陈天文、陆自丕、孔凡明、梁祥兵将苏家才告到了云南普洱市中级法院,这四个原告说:我们和苏家才是朋友,双方经过充分考虑和认真考察,协商后认为购买景东县龙街乡南岸锑矿矿山,该矿山原属云南滇鑫矿业有限公司所有,经营有利可图。

  于是,陈天文他们和苏家才在2006年5月达成书面合作经营矿山协议,协议中约定:孔凡明、陈天文负责矿山的安全工作,陆自丕负责协调周边群众及界邻关系,梁祥兵负责招商引资及矿产品销售,苏家才负责矿山的全部资金投入、回收,占股份42%,矿山经营后所得纯利按各自所占比例分成。   协议达成后,由苏家才出资将景东县龙街乡锑矿所有的矿山及采矿许可证等相关手续以105万元购买过来,各合伙人也按照协议的约定各司其职,共同经营。   陈天文他们说:2007年7月19日,苏家才将矿山以636万元转卖给李江平等人,实际先后数次从李江平等人处拿到472万元卖矿山的款项,苏家才却一分都不分给他们。

在合伙经营期间,该矿山从购买至出卖时应有可分利润4703000元,苏家才应分给陈天文他们2727740元。   苏家才对在法庭上对陈天文他们的诉求进行了铁证如山的反驳我和陈天文他们签订的协议是合作开矿协议,而不是合作经营矿山协议。 合作开矿协议的内容只是针对开采出矿石今后分享利润的约定。   “2006年5月22日签订了合作开矿协议之后,经考察约一个月无合适的矿山购买开采矿石,陈天文他们就离开。 之后苏家才多次到云南滇鑫矿业公司商谈南岸锑矿山采矿权转让问题,该公司决定把矿权在2006年7月29日转让给他。 ”  该矿区转让后,陈天文又前来要求帮看管矿山,陈天文在看管矿山的这一年内,苏家才多次预支汇款35万元作为工资等费用,。   由于苏家才再无资本的投入,只有在2007年7月19日将矿山转让给了黄初喜、李鹏、李江平、陈建华。   “陈天文他们没有证据证明为矿山的股东之一。 陈天文他们主张应分得58%的股份2727740元,缺乏有效的法律依据。   普洱市中院在判决书中认为:本案应确认为合伙协议纠纷。

苏家才出资105万元取得景东县龙街南岸锑矿的采矿权后,各合伙人按照协议分工具体对景东县龙街南岸锑矿山进行经营管理。

该合作协议应视为进行合伙经营管理共同分享收益的合伙协议。

  由此,苏家才被法院判决败诉,必须支付陈天文他们的合伙收益2565340元。   苏家才和陈天文他们合法开矿被国土局认定为非法开采  1986年以来,苏家才在公路边开餐馆,略有积蓄。   2006年5月中旬,陈天文等人到苏家才开的山脚饭店,说他们在景东县发现了锑矿,没有资金,约其出资去开采。   被陈天文几个说得心动的苏家才跟随他们到景东县龙街乡南岸村看了现场,起草了《合作开矿协议书》。

当晚,陆自丕、孔凡明、梁祥兵就离开了景东县,直到六年之后的苏家才起诉李江平时,陆自丕、孔凡明、梁样兵才露面。 陈天文在矿山干了一段时间。   苏家才到南岸村后,带着小工挖了一个多月,挖进80多米坑道,除了土就是石头,没有见到半点矿。 之后,景东县国土局下发通知这是私挖乱采必须停工否则要“依法处理”。   国土局的人告诉苏家才,有锑矿的在南岸村另一边,云南滇鑫矿业存限公司(以下简称“滇鑫公司”)已经办理了合法的采矿证。

  投资了十多万的挖矿行为竟然是非法矿山,伤心失望苏家才来到了滇鑫公司矿山去看,得知滇鑫公司在景东县办分公司,黄初喜承包分公司,有采矿证,但是没有资金继续投入,矿山停产,没有安全生产许可证。

  苏家才和滇鑫公司老总陈本维商谈,让苏家才自费参加专业培训,取得了安全生产许可证。   滇鑫公司老总陈本维说:你要承包这个矿山,要缴纳105万元的承包费。

公司有人提醒陈本维:如果对外承包,矿山发生死伤事故、债务纠纷,滇鑫公司都要承担责任。

  为了避免麻烦,陈本维将矿山经营权转让给苏家才,并于2006年7月29日签订了《采矿权转让协议》,但是没有到国土部门办理采矿权转让手续。

  协议签订之后,苏家才先后筹资200多万投入到矿山;补发黄初喜离原来雇佣工人所欠的工资,雇工人,买机械设备,建盖工人住房,修路,平堆矿粉、矿渣的地坪……通过近一年努力,终于打出锑矿石。 此时的苏家才已经负债累累,再也支撑不下去。   黄初喜等四人见已经出矿,要求苏家才转让该矿山,苏家才向陈本维汇报,老总同意转让。 2007年7月19日,苏家才初步谈成分公司矿山以636万元转让给黄初喜等四人。   拿到的506万元转让款,交给滇鑫矿业270万元,陈本维答应其余的261万元算退还苏家才的投入款。 李江平还欠的130万元。

  因为苏家才急等钱还高利贷,为了尽快得到钱,法院调解时,苏家才忍痛让了35万元。   《合作开矿协议书》应该不受到法律保护  2013年6月22日,陈天文等人向普洱市中院以合伙纠纷起诉苏家才,苏家才要求法院调正式的转让合同来看。

  审判此案的法官说谁主张谁举证,由此,普洱中院判决苏家才给付陈天文等人合伙收益2565340元。   苏家才不服一审判决上诉后,云南省高院改判苏家才向陈天文等四人支付合伙盈余款元。

  矿产资源法,矿产资源开采登记管理办法,云南省探矿权采矿权转让管理办法,云南矿业权交易办法,云南省国土资源厅关于进一步规范矿产资源开采登记管理的通知等表明,苏家才转让矿产资源给他人的行为时非法的。

  通过法院渠道无法讨还公道的苏家才到工商局和国土局咨询,得到的答复都是:你与黄初喜等人签定的转让协议无效,因为你不是滇鑫矿业公司的法人,无权转让。   苏家才认为:一审、二审判决书、再审裁定书,以及我本人当时对案件性质的认定为“合伙协议纠纷”是错误的。   其一,国家不允许对矿产资源私挖乱采,苏家才和陈天文等人签订的《合作开矿协议书》不受国家法律保护。   苏家才和陈天文等人2006年5月22日签订《合作开矿协议书》,之前之后,都没有向工商行政管理部门登记注册,没有向景东县国土局申请批准或备案。 该合伙期间私挖乱采的行为违反国家法律规定,不应受到法律的保护。

  其二,有权开采、转让矿山的是云南滇鑫矿业有限公司  滇鑫公司2000年3月就取得合法的采矿许可证,八年有效期满,国土厅重新给滇鑫公司颁发了采矿许可证,载明的内容同上。   2007年7月19日,苏家才跟黄初喜等人签订转让矿山的《合同书》,甲方是滇鑫公司,苏家才只是代为初步洽谈的代理人。

后来滇鑫和景东恒富矿业公司正式签订了转让合同,滇鑫除掉苏家才的投资,以270万元将采矿证转让给景东恒富矿业公司。   2009年1月22,景东恒富公司才去国土部门办理采矿权备案等手续。

  因此,一审、二审、再审认定苏家才将景东分公司南岸锑矿转让给李江平等人的认定事实错误,与法律相悖。

  此案将苏家才推进了水深火热的上访控告之中,呼吁上级法院高度重视此案的申诉,希望此案能得到再审机会,期盼司法公正的阳光照耀到苏家才的身上。

养殖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C) 2006-2019 养殖www.504133.com All Rights Reserved.